陈阿叔博客-『疫』-封面图

以下内容仅代表陈阿叔个人观点,可能有误区与主观偏差,请自行斟酌。如有失言,请见谅!

个人向病源推测

纵观这次“魔都”疫情像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,防疫工作容不得半点松懈。这次的对手“奥密克戎”,传播性和隐匿性,实在太强,抵御住了第一轮“德尔塔”,第二轮对抗“奥密克戎”可以说惨不忍睹,完全被按地摩擦了。

其实除去病毒的传播和隐匿性,病毒来源也是重要的一方面。结合网上官方和非官方汇总,陈阿叔总结认为爆发的关键来源,一共两条线。1号线某亭宾馆和2号线HK输入源。之后陈阿叔1号线的猜测得到了验证,没过多久“魔都”官微承认防疫工作没做到位,并进一步明确是1号线的问题导致这次的疫情爆发,而对于2号线属敏感问题,就算得到认证也不宜过多讨论。

PS:还有另外两条阴谋论,陈阿叔认为有点浮夸了。第一条让上海作为“群体免疫试验点”为了好与病毒共存,实现躺平,这种用脚指头想都知道一定是不可能的事。另一条“漂亮国间谍放毒”,上海有间谍是大家公开知道的事了,然而间谍往往职位都比较高,让他们投毒的可能性非常小,但也不排除其他情况,个人抱大怀疑态度。

失望之城,?

陈阿叔作为一个“魔都”土著,深爱自己的家乡,疫情期间没前因后果带引导向的抖音视频,也就当个信息看待,并不做评论,所以第一时间记录没做记录,在初期断章取义感觉不妥,现在事情过去了,用理性和客观的态度,讲讲自己的一点观点和想法。

陈阿叔一直坚信任何事物都是两面性,有不足之处一定会有进取的地方,不知为何只是叫“魔都”,不足会被无限放大;因为“魔都”,该被推到风口浪尖;因为“魔都”,这两个字就是一种考验。

在“魔都”有土著很排外,也有热心上海阿姨给租客疫情间送菜;同样有外来人员与土著关系混的很好玩在一起,可也有外来人员仍然充斥着低素质行为;其实连黄浦江东西两岸都有地域歧视,别说本地和外地了,2333... ,就这样两股不合的势力互掐死循环,可这部分相当有限的存在。

同样再看看,东北地区、河南、河北、安徽,被贴了多少标签,只能说网络实在太发达,放个屁十里外的人就闻到了臭味,也不管是不是隔壁邻居在炸臭豆腐,也不去了解前因后果,仅仅以自己对个别人的观点去评判一整个地区,各种诋毁谩骂铺天盖地。

前段时间的“杰克船长”家暴事件,诋毁只需一句话,证明却要6年。有些人只是为了喷而喷,为了抹黑而抹黑,把他放到任何一个地方,依然会是处处不满的喷子。

让很多人“失望”的原因,在于疫情前期,物资保障问题、封控期间规则不明确、就医配药困难,街道与居委上下交接存在问题,无疑让原本受疫情影响的人更是雪上加霜。

基层的居委不知道该做什么应对小区居民,有能力的居委会尽最大努力安抚民心,而没能力的给居民龟缩在后方,形成一种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状态,这也是为什么封控初期大家化身暴躁老哥的原因。再往细的说“魔都”没有遇到过这种大规模的突发事件,在应急管理这方面做的并不太完善,还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。

陈阿叔在这场疫情中,最早封最晚解,居家80多天。从全民抢菜阶段到每日保供蔬菜、核酸混乱到核酸有序迅速,再到ZF发放物资等等,见证了小区从杂乱到有序。

大自然植物种子发芽都需要3-5天,让我们反向思考,陈阿叔只是在小区内,如果再扩大到快节奏的城市,一座拥有2500万常住人口的城市,在短时间内做到尽善尽美也不大可能,这座城需要一些时间学习和适应。

善良之人还是善良,热心之人依旧热心,上海仍是海纳百川的上海。如果不爱请不要伤害,同样上海不会因为一些人的离开或诋毁而停转,那些地域黑、负能量心态的人,希望他们能快乐的面对这个世界。

2 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