元气秋刀鱼-文章-防疫过当,已构成“犯罪”-封面图

1. 防疫过当已构成“犯罪”

在第一波高峰结束后,我依然坚持做好个人防护工作,出家门口罩就戴起来,除了吃饭必须摘口罩外,吃饭前和碰到公共物品后一定要用酒精消毒双手,前前后后算下来2L的酒精买了4桶,另外还购买次氯酸消毒片30粒。可恶的消杀品还死贵死贵的,这点小东西快花了将近小两百,从年头消耗到现在,都还剩下一半左右,应该还能再撑段时间。

最近二阳的人数在逐渐增加,警钟再次敲响!喉咙干、发烧、腰腿屁股酸、腹泻、刀片嗓、耳朵疼,这辈子也算值了体验过症状最全花样最多的发热,同时首次经历了亲人的生死离别,所以不希望身边亲人再被感染,毕竟阳一次亏一次,给家里几个人说了都戴好口罩,讲也讲不听,在我极力的PUA下老婆和我做到出了家门时时刻刻戴口罩。

前段时间因为筷子的事吵了两句,也不单单是筷子,应该是我一系列关于消毒的事吧。放在以前筷子掉地上擦擦的事,那天我硬是要去换一根,我就幻想这筷子掉进了病毒堆里,老婆说她孕期已经很累了,我太矫情太讲究又这样又那样的,觉得生活太累了。

因为老婆整个孕期一直在被新冠折磨,孕早刚满三个月遇上最早一波《熬过的三年终究要还》,逼不得已只能吃退烧药,好在她抵抗力强两天退烧了,那时候我真的害怕极了。

我工作流动性比较大,我更觉得自己要讲究一些,应该保护她和宝宝,现阶段又处于孕晚期,我不想在这最重要的环节再次出现差错,真恨不得让她住进医院隔离外界一切的危险,这显然是不可能做到的,现在对新冠也已经不做任何限制了,我无法限制别人自由,只能尽自己最大努力做到全面消杀。

我属于谨慎胆小的人,特别容易陷入对各种情况的幻想,神经容易紧张变得敏感,消杀和那层薄薄的口罩也成了我唯一能做的抵抗,外界任何的风吹草动,随时都会让我这脆弱的心脏冰散瓦解。

我也尝试劝说自己戴口罩勤洗手,其他顺其自然,这些习惯做好再防不住也没办法,但我又做不到像神经大条的人一样不去想,想着就觉得病毒减弱,想再固执的坚持一下消毒工作。

可是老婆讲的也没错,孕期本来就费力,又多出我一系列的附加要求,我也知道自己事多让她疲惫了,可能在老婆眼里我真的有些防疫过度了,甚至在别人眼里我真的太洁癖了。我这种担心褒贬性自己也无法定义,只不过就是消杀了,单纯的让自己觉得自己处于安全的范围了,到头来未知数太多根本无法控制,也许是因为害怕只能从这上面来获得安全感吧,这种感受很难用言语形容,只有自己知道其中的滋味,写出来会好受些就这样吧~

2 赞